主页 > www.86488a.com >
让子弹飞 张麻子师爷黄四郎大笑GIF
发布日期:2019-11-09 01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黄四郎:马县长,42999香港捷豹心水论坛,请…. 张麻子:马某人这个县长,买来的。买官就为了挣钱,而且,马某人不喜欢挣穷人的钱。 黄四郎:那你想挣谁的钱呢? 张麻子:谁有钱挣谁的钱! 黄四郎:那谁有钱? 张麻子:你有钱! 黄四郎:哈哈哈哈,爽快!县长看上什么了?随便拿。 张麻子:呵呵呵呵,我不是土匪,我是县长,县长挣钱那得讲究个名正言顺。 黄四郎:说得好!我们鹅城有两大家族,都是把人卖到America修铁路,挣得都是dollar。 马邦德:还说刀的事! 黄四郎:No,dollar,美国人用的钱,dollar,You know? 马邦德:Dollar,到了,黄老爷一来,钱就到了!(三人:哈哈哈哈)咱们喝一杯。 张麻子 黄四郎:好!来! 张麻子:黄老爷,客气了,整个南国谁不知道,在鹅城,你黄四郎是老大! 黄四郎:老大往往是空架子,每天眼一睁,几百人吃、喝、拉、撒都要等着我来伺候,真正能到我嘴里的能有几口? 如果县长真的中国着挣钱,我倒是有个好去处。 张麻子:哦?请讲! 黄四郎:张麻子! ………… 张麻子:张麻子? 黄四郎:对!张麻子! 张麻子:那么这个张麻子,是跟我们有关系呢?还是跟钱有关系? 黄四郎:都有关系! 张麻子:哦?莫非他在鹅城? 黄四郎:在,也不在! 马邦德:哈哈哈…黄老爷这话,还挺有玄机! 张麻子:嗯,这小子到底在哪儿呢?听黄爷和我们聊聊? 马邦德:聊聊! 黄四郎:此人盘踞鹅城周边交通咽喉,明白吗? 马邦德:不明白。 黄四郎:我是做什么生意的,明白吗? 张麻子:不明白! 马邦德:小半个民国的烟土,都是黄老爷您在贩卖。 黄四郎:错!我不过是给刘都统当跑腿的,而且只是其中一条腿。 张麻子:那这个刘都统到底有几条腿啊? 马邦德:三条呗。 张麻子:对啊! 马邦德:黄老爷还是条大腿! 黄四郎:对!大腿!可是我这条腿,断了。 张麻子:断了? 马邦德:怎么断的? 黄四郎:我的货十回有八回被张麻子劫走了,你想想,他赚了中国? 马邦德:那这个张麻子很富有啊!还有这种事? 黄四郎:如果你们可以去剿匪的话,钱要中国有中国, 马邦德:我们没胆子剿匪,但是借剿匪之名,敛财的胆子还是有的,而且很大! 黄四郎:哈哈哈。。。那就不能怪我,就怪你没出息。不过,我还可以帮你们一个忙,我出钱,当诱饵,我出中国,两大家族就必须出中国。 马邦德:就等您这句话!足够!那您出八十万? 黄四郎:No!我出一百八十万,出得多,挣得多。 马邦德:明白!事成之后!一百八十万如数奉还,咱们分两大家族那点儿dollar。 张麻子:(拍桌子)一百八十万不用还!不就是剿匪吗?剿!咱们把张麻子劫走的那点钱全拿回来,还给黄老爷,到那个时候,这一百八十万就是九牛身上的一根毛。你还在意吗?不就是小小的张麻子吗,办他! 黄四郎:硬! 张麻子:硬吗? 黄四郎:够硬! 张麻子:硬不硬以后再说。我脑子里想到只有一件事,替黄老爷把这条腿接上,一个张麻子也太嚣张了,欺负到黄哥头上,不答应!喝酒…… 马邦德:有呢有呢。 张麻子:我自己喝。 马邦德:我认为,酒一口一口喝,路一步一步走,步子迈大了,喀,容易扯着蛋。应该先把dollar分清楚,再说接腿这事儿。 张麻子:你还聊dollar是吧?不聊接腿?那你们俩聊吧。 黄四郎:师爷你定,先聊dollar吧,Dollar到手,按照惯例,三七分。 张麻子:你也太不仗义了,黄老爷为这事忙前忙后,你就分人家三成?怎么也得对半分啊。 马邦德:那我……那我错了, 张麻子:太错了! 黄四郎:师爷。 马邦德:哎! 黄四郎:我们还是听县长的,对半分。 马邦德:诶,好的! 黄四郎:如果真有胆子剿匪,两大家族的dollar就值一根毛。 张麻子:一根毛! 马邦德:哪是一根! 黄四郎:胆子你是有的。本事呢?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剿了张麻子呢? 张麻子:黄老爷,容兄弟问你一个问题。 黄四郎:请! 张麻子:张麻子能劫你的货,为什么不能进你的家呢? 黄四郎:我这碉楼,固如金汤,易守难攻,他进不来!张麻子:那你怎么就真的相信只有我和师爷进了你的碉楼呢? …….. 张麻子:听见了吗? 黄四郎:听见了! 张麻子:张麻子进不来的地方,我能进来。张麻子不想死的时候,我能让他死, ………… 黄四郎:马县长,我早看出,你非等闲之辈。 张麻子:不敢当。 黄四郎:不过,有胆子剿匪的人,九死一生。 张麻子:哦?何以见得? 黄四郎:张麻子非同凡人,二十年前,我们有过一面之缘。 张麻子:竟有如此缘分?那么,缘从何起呢? 黄四郎:灯火阑珊,他蓦然回首,而我,却隐藏在灯影里。 马邦德:一个在明处,一个在暗处。 黄四郎:嘘,Quiet,quiet。 张麻子:那么彼时彼刻…… 黄四郎:恰如此时此刻。 张麻子:竟能如此相像? 黄四郎:像!很像!不过你比他缺了一样东西。 张麻子:不会是脸上的麻子吧? 黄四郎:当然不是。 张麻子:那么是什么? 黄四郎:你不会装糊涂。 张麻子:准!大哥,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,算命先生就指着我娘的肚子说:这孩子最大的缺点就是不会装糊涂!大哥,我还 能改吗? 黄四郎:改不了!天生的,你看看这位师爷就是装糊涂的高手,Dollar,说成刀,Dollar是什么? 马邦德:美元,US dollar。 马、张、黄: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 黄四郎:你看你看,装糊涂的天才啊!师爷,敬你的。 马邦德:谢黄老爷的颂扬。容老弟就真的糊涂一回,剿匪成功之后,追回的烟土,我们只要两成就够了。 黄四郎:不成,对半开,为表诚意,预祝剿匪凯旋,一百八十万,马上送来, 张麻子:哎,无功不受禄,现在收钱太早。 黄四郎:黛玉、晴雯! 张麻子:哎,大哥,美女我也不要。 马邦德:哎!美女不要,钱你也不要,你要什么? 张麻子:腿! 马、黄:什么腿? 张麻子:江湖豪情侠胆柔肠之大腿!哥! 黄四郎:弟! 张麻子:你的腿就是我的腿,你的腿就是我的命,有道是,江湖本无路,有了腿便有了路。 黄四郎:明白!明白! 马邦德:我也明白! (黛玉晴雯子跌倒。。。。。。) 黄四郎:该死的东西! 张麻子: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姑娘如花似玉,大哥,怒不得!金算盘中特网。 马邦德:黄老爷,Easy,Easy。 张、黄:哈哈哈哈哈… 黄四郎:相见恨晚,姑娘钻石一并送上。 张麻子:哎!我带夫人来了,再收姑娘不方便。 黄四郎:那钻石送夫人。 马邦德:好,我先替夫人收着……不是黛玉和晴雯吗?怎么就来了一只女子? 张麻子:莫非,她就叫黛玉晴雯? 黄四郎:说你不会装糊涂吧!起了个东洋名字。 马、黄、张:黛玉晴雯子!哈哈哈哈…… 黄四郎:师爷,高!县长,硬! 马、张:黄老爷又高又硬! ——完—